瓦格纳在巴黎经历了什么?

「今日荐书」瓦格纳的艺术并不是宗教,瓦格纳坚定地在他的艺术实践中实现着他“整体艺术”的理想,他的整体艺术无非是追求那统治一切的纯然感受本书重点论述了瓦格纳与巴黎的渊源,并结合瓦格纳本人介绍了他的整体艺术观的起因及影响。

弗里德里希·尼采不止一次声称瓦格纳唯一真正的家在巴黎。这本书是追踪瓦格纳与巴黎关系的首个主要研究。时间跨度从瓦格纳1839年至1842年第一次旅居巴黎,再到1861年他在巴黎写就歌剧《唐豪瑟》。瓦格纳性格瓦格纳在巴黎的经历对他的作品和社会性格有何影响?瓦格纳有时渴望得到法国文化机构的承认,这种心理与他的德国民族身份以及和他的“整体艺术理念”有何关系?

本书展现出瓦格纳持之以恒的热情,这种热情促使他在“十九世纪中心城市”巴黎的国际歌剧领域取得成功;除此之外,本书还体现出了这一雄心在受挫后自相矛盾所产生的后果。本书通过对以往所忽视的原始资料的考察,将所谓“瓦格纳辩论”中的思想纳入哲学课题,并通过研究不断精进,从而试图与作曲家的德国性达成妥协。这本书主要分为三个部分,按时间顺序大致排列。

第一部分关于瓦格纳早年在巴黎的经历,重点介绍了他亲自用法语写成的草稿《爱情的禁令》和《漂泊的荷兰人》。第二部分“身在他乡”探讨了他对巴黎的看法,讲述他返回萨克森和政治流放后的经历。第三部分探讨了瓦格纳最常被提及的“巴黎时期”(1859-1861);这部分是对瓦格纳指导下的意大利戏剧演出及其修正改良成果的整体考量。作者杰里米·科尔曼在伦敦国王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现为阿伯丁大学音乐教授。

海德格尔说:“瓦格纳追求的是音乐艺术那样的支配力和情感的纯粹状态的支配力――感官的喧嚣和迷狂、可怕的挛缩、令人如痴如醉的忧伤、消融于如海一般的和谐、投入疯狂之中、在救赎般的情感中四分五裂。像这样的‘活生生的经验’成为决定性的东西,艺术作品就是为了引起这样的经验。”

瓦格纳认为人是肉体的人,情感的人和理智的人的综合,真正的艺术应当把这三者统一起来。瓦格纳把肉体的人理解为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身体来感受的人,从而艺术就可以分为针对眼睛的视觉艺术,针对听觉的是听觉艺术,由感官得来的感受必定会在肉体上直接反应出来,这就是舞蹈艺术。这时由情感的人把这些引导向理智的人,这时就产生了诗――理智的艺术。

如果把这些都结合起来,就有了瓦格纳的“整体艺术”。让我们来举希腊的例子来说明,在希腊悲剧中,有舞台的搭建与布景,这需要雕塑艺术与绘画艺术;有音乐与歌唱,这就是听觉艺术;有演员的形体动作,这就有了舞蹈艺术,而这些都要为悲剧的内容,也就是诗服务,这就是理智的艺术。而这一切会对观众产生一种综合性的影响,会让他们的各种能力结合为一个整体,让他们的各种能力得到均衡地发展,并在这种整体感中获得自由感,从而成为健与美的完整的人。

正是由于希腊艺术能够实现这个目的,所以,戏剧艺术对于希腊人而言是绝对需要。为什么整体人的就是自由的呢?让我们看看瓦格纳的下面这段话:

“人的每一种个别的能力都是一种受到限制的能力;可是他那联合起来的、彼此了解的、彼此互助的,也就是他那彼此相爱的各种能力却是那知足的、不受限制的、一般人性的能力。因此人的每一种艺术性的能力也有它的天然限制,因为人不是只有一种感官而是根本就有多种感官,而一种能力又只能由一种特定的感官导引出来,由于这种一种感官的局限,这一种能力也因此有它的局限。”

“而各种个别感官的界限,也就是它们互相之间的接触点在各点之间互相交流的时候,各点也可以彼此了解。正因为有这样的接触,各点从它导引出来的能力也就能同样彼此了解:它们的局限因此转化为了解;可是能够彼此真正了解的,只有相爱者才行。所谓爱就是:承认别人同时也要认识自己;通过爱的认识是自由,人的各种能力的自由则是――全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icianne.com/,瓦格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