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一个赔偿52万!俄罗斯雇佣兵组织曝光:转战欧亚非三大陆

2017年,当奥尔加·马尔科洛娃的前夫德米特里在叙利亚战斗中丧生时,她希望俄罗斯政府至少能帮助他们唯一的女儿。但是两年后,她仍在争取赔偿。她在今年被官员告知,她的丈夫根本不是一名士兵,而是一家能源公司的地区子公司的员工。

然而马尔科洛娃知道的德米特里,曾在车臣等热点地区服役十年。在他去世之前,他与一家私人军事公司签约。这家公司叫瓦格纳。这是一家在乌克兰和叙利亚作战的雇佣兵公司。对马尔科洛娃来说,这表面上只是另一项军事工作,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简单。“我知道他在打仗,他为一家私人军事公司工作,”她说。“我当时在克拉斯诺达尔,我看到了莫尔基诺的基地,我看到他穿着军装。他从不向我隐瞒他在国外作战的经历。”

马尔科洛娃的故事揭示了俄罗斯雇佣军行业会如何影响家庭,而雇佣军行业是俄罗斯向海外投射权力的一个日益增长的因素。死亡通知可以通过短信发送,但是身体尸体则需要几周时间才能被送回家。苏丹俄罗斯雇佣兵“他有一个孩子,为公司作战。但是现在他死了却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人帮忙,”马凯洛娃说。

现在,随着俄罗斯政府寻求增加其在非洲的影响力,俄罗斯雇佣军组织也在非洲大陆扩张。其中许多行动的核心人员来自瓦格纳公司。它首先出现在乌克兰的战场上。从那时起,它已经从一个简单的准军事机构发展到提供军事训练,政治咨询,情报和网络战行动的复杂组织。

在非洲,瓦格纳的主要职责是提供现场安全和协助政治运作。两名前战斗人员表示,他们听到了几名同事在苏丹遇难的报告,以及中非共和国发生的致命枪战,但这些事件无法得到证实。瓦格纳在中非共和国的影响力最大,他们的雇员在那里担任军事顾问、教官和武装警卫,以换取黄金和钻石开采特许权。俄罗斯雇佣兵还充当该国总统图瓦德拉的私人保镖。瓦格纳公司已经成为俄罗斯在中非共和国更广泛的软实力的代表,甚至在去年资助了一场选美比赛。

2018年7月,三名调查瓦格纳活动的记者被不明身份的枪手开枪打死。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他们的家人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在苏丹,瓦格纳雇佣兵在2017年第一次被拍摄到训练军事人员袭。在今年的抗议活动附近也发现了雇佣兵。苏丹首都喀土穆是该组织进入中非的主要入境点,去年7月,一支载有数百名雇佣军的军用车辆车队被发现在苏丹和中非共和国之间的边界。

泄露的文件显示了瓦格纳通过派遣雇佣军和政治顾问向非洲其他国家进军的努力。与该组织有关联的商人叶夫根尼·普里戈津在2018年11月曾与反对派利比亚国民军领导人哈利法·哈夫塔尔进行高层谈判,这表明俄罗斯雇佣兵可能正在帮助他向的黎波里推进。有的分析人士表示,瓦格纳“表现的几乎就像一台准政府机器……很难称其为私营军事公司。”

当然瓦格纳雇佣兵在非洲的人数与叙利亚的人数相比相形见绌。外界估计,该组织在中非共和国有150名雇佣军,在苏丹有几十名雇佣军,而在叙利亚在冲突高峰时有2000多名雇佣军。在非洲死亡人数也低得多,因为目标是不同的,在非洲俄罗斯雇佣兵在提供安全和情报,而在叙利亚则是硬碰硬的战斗。瓦格纳实际是派遣有偿雇佣兵到俄罗斯政府不能公开去的地方。2018年2月,俄罗斯数百名雇佣军被美军炸死,其中一些与瓦格纳有关。

据前战斗人员和媒体报道,瓦格纳向其雇员承诺,如果他们死亡,将有补偿。家庭一般会收到大约6万英镑的“礼金”,有时是在葬礼的同一天发送,家属并被告知不要对媒体讲话。德米特里当雇佣兵的时候,马尔科洛娃已经和丈夫离婚。当他被杀时,赔偿交给了他的母亲。当马克洛娃公开要求普京介入保护私人军事承包商的家人时,家属并不认同她的做法。“德米特里的母亲希望我保持安静,”马克洛娃说,“但我希望看到有人为我们做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icianne.com/,瓦格纳

发表评论